首页 > 法治

海南四川商会三亚会长何晏 霸占投资款涉黑也及恶?(图文)

发布时间:2019-05-20 23:03:13 来源:百度新闻 作者: 编辑:李媛媛

 (来源于:百度新闻)

霸占投资款  涉黑也及恶?——海南顺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原董事长何晏有点“天”

1.png
         “商业联姻”,可以互补,抱团打天下;有人对此受益,有人对此“饮恨”。在一桩“商业联姻”过程中,本以为遇到了“好姻缘”,殊不知,遇到的是一桩“孽缘”,这段“孽缘”,让东北的金三、四川达州的赵某某(四川畅鸣实业有限公司合伙人)等人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众说海南何晏  其人诡诈无情
         何晏,男,四川遂宁人,海南顺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顺达)的法人代表,海南四川商会三亚分会会长。上世纪90年代来到海南,务农,种西瓜、种香蕉,随后赶上海南房产热潮搞起了房地产开发。虽然何晏名为搞房地产,但20多年来从未搞成一个房地产项目,而是靠“串串”玩坑蒙拐骗,以共同开发项目为幌子,骗得他人钱财。被骗者大多血本无归,哭诉无门。
         何晏善于玩套路,利用多年在海南编织的关系网、人情网让许多投资人走上不归路,家破人亡,倾家荡产。他的关系网触角多、范围广,涉及各门各类。据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海南高院的某张姓副院长为他也是甘做其保护伞的“主骨”,不余遗力的为他扫清实施各种套路的障碍。用其往日的合作伙伴——东北人“金三”的话讲:何晏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谁和他合作谁倒霉。据金三说,他就是在某年被何晏编织的一起开沙场的“肥皂泡”里被骗走了500万。金三,一说起此事,太伤心不愿多提。据金三介绍,他和何晏合作开沙场之初,各出资五百万,均占股份各50%,所有手续全是金三办的,经营一开始,利润很不错,何晏就动歪脑筋了,背地指示其亲属何小兵用刀去砍金三,直接逼金三退出沙场经营。何晏如愿控制了沙场,金三不甘心,于是上诉。第一审判决何晏退金三本金和利息,不分配利润,现在只收回了本金。
         据了解,该沙场一年利润达几千万,何晏只同意“还”金三入股的本金。金三说,入股时自己交了542万,利息就达300万,只还本金咋行?
         上诉过程颇为曲折,何晏“故伎重演”,安排社会上2、30个“不明身份的人”砍杀金三,金三报警后,警方来人不但不查案情,反而对金三及其家属脸上喷辣椒水,对2、30个不明身份的人则采取“保护”措施,让人“啼笑皆非”。
         或许金三的遭遇,只是何晏“炮制”的众多“被害人”遭遇的冰山一角。
         据一个熟悉何晏的“老朋友”透露,在海南有张副院长等作为他的保护伞,即使你请了当今中国最牛的顶尖律师,也很难赢官司。再好的律师也是白搭。
         有人说:“在海南,只要是和何晏打官司,他必赢,你必输。”
         “商业联姻”联出“祸端”
         2013年7月30日,四川畅鸣实业有限公司(简称畅鸣)与顺达联合开发房地产项目“南海圣苑”,双方为此签订了《房地产联合开发合同书》,双方协商:畅鸣负责项目融资,占顺达公司55%的股权;顺达在2013年12月30日前取得该项目开发用地,在六个月内取得该项目的规划许可证。
         合同签订后,畅鸣按约定在几个月内陆续向顺达及其法定代表人何晏注入资金4370万元,按合同履行了自己的义务;而顺达却没有按合同约定在六个月时间内取得相关项目开发用地、以及项目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转眼四年后,也即2017年,顺达公司不但没按照合同约定履行相关义务,完成相关许可的办理,还背着畅鸣公司私自重新找到新的投资公司进行“合作”——在未取得合法开发手续的情况下违法开工,在无预售许可证的情况下违法销售房屋。此事有当地政府相关部门下达的停工整顿通知为佐证。
         顺达此举,表明其“野心昭昭”:一是公然违约;二是不但公然侵占畅鸣注入资金,还实质把畅鸣“赶走”,一派践踏道义、诚信以及法律而不顾的“天棒”做作。
         据悉,顺达得到畅鸣4370万元的注入资金后,因项目用地一直没落实,故该资金一直未用于项目开发,而被肆意挥霍,用于四处拉拢关系,编织自己的关系网,构建自己的利益保护伞。为了躲避畅鸣对资金追索,顺达切断一切联系方式,把畅鸣相关负责人的电话拉黑。不惜运用多年“经营”的“公私”人员组建的关系网给畅鸣“施压”,以期让畅鸣“知难而退”,从而实现彻底霸占其“注入资金”的目的。
2.png
依法追索“注入资金” 却遭“非法留滞”
         2018年3月7日,几经苦苦追寻,畅鸣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永和、副总经理赵联文、司机赵海涵、工作人员赵方国四人打听到顺达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晏的另一办公地点,遂前往欲和何晏沟通协商如何妥善处理相关事宜。顺达相关工作人员却以没有预约为由,拒绝四人与何晏见面商谈;看到畅鸣四人不愿就此离去,顺达工作人员又改口谎称:何晏出差了。随后,顺达派出几个纹身的壮汉强行驱赶、拉扯、威胁畅鸣四人离开;不久警察就来了,畅鸣四人如实向警方说明情况;出警民警与何晏联系,何晏答复他过几天回来后会主动与畅鸣联系,协商解决此事。出警民警就让四人离开回去等候消息。
         殊不知,当畅鸣公司四人与民警一起离开后,派出所的警车在开出距离顺达公司几十米处调头将四人的车拦住,并告知其因接到上级电话指示,要带四人到派出所进行询问。据了解,询问时间从当日上午11:00持续到晚上23:30分,期间不允许吃饭。最后四人“被迫”签写了“今后不再会有扰乱顺达公司办公的行为”的保证书后,方可离开。
欲盖弥彰的“交通事故” 隐藏了“惊人秘密”
         在等待顺达拿出诚意解决问题的时候。畅鸣得知顺达又在涉嫌违法销售房屋。于是,2018年3月26日,找到其售房部了解情况,相关房屋销售人员还为此的引导畅鸣相关人员参观了样板房。在参观期间,畅鸣出于道义,告知北京的一个客户,此房存在的问题,不能买。结果被顺达的人员发现畅鸣是投资方的事实,随即10多个纹身大汉强行把畅鸣相关人员拖走,在拖行的过程中,还把畅鸣投资人二姐的金项链抓走。畅鸣针对对方的“暴行”再次报案,当地警方赶到现场还是“意料之中”的冷处理——不制止对方野蛮行径,不同情畅鸣遭遇,对现场视而不见,置若罔闻。
3.png
         据畅鸣介绍,同年3月28日,何晏指示其工作人员驾驶其公司名下的川JR23XX汽车,在畅鸣公司高管人员的办公、住宅地蹲点达三小时左右。尾随畅鸣公司负责人的车辆十几公里后,在三亚国道上“故意”撞车,造成“交通事故”。相关交警出警处置事故后表示,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很有可能是一起蓄谋已久的人为刑事案件。当地公安分局的康姓副局长对畅鸣现场的工作人员看了“天网”中对方肇事车辆的运行轨迹,得出此车在畅鸣车辆必经的沿路蹲点并跟踪,三次想下手制造“车祸”,都未得逞。该肇事车一直跟了十几公里,才实施“事故”行为,可见其主观故意性。康姓副局长立即指示当地派出所所长,把视频保存好,这有可能是一桩刑事案子,要把事情查清楚。同时,他让畅鸣相关人员“赶快离开三亚,注意安全。”
         据了解,对方肇事车辆驾驶员只在派出所被羁押了一天,就被放出来了。同年3月30日,公安分局事故科打电话通知畅鸣派相关人员去处理这次交通事故事件。并称:这个案子已移交过来了,以一般交通事故处理。看来,可能是又有领导打招呼,才会把这个“刑案”当“普通交通事故”处理了。对方如此嚣张的掩盖事实真相,以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确实令人深思。这是不是相关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沦为何晏的黑恶势力保护伞又一佐证。畅鸣上下期待着真相解密的一天。
公权力“私用”? 维权又被拘留
         面对何晏如此蛮狠嚣张的行径,畅鸣等投资受害人“有苦难言”;同时,对何晏涉黑及恶、胆大妄为、编造谎言、伪造事实,利用非法手段侵吞他人合法财产的行为更是“束手无策”。何晏为了达到永久侵吞畅鸣合法财产之目的,还不惜制造交通事故“杀人灭口”,其多年专营的“保护伞、关系网”让其长久得以逍遥法外;也让维权者维权举步维艰;其根之深、关系辐射之广实属罕见。
4.png
         在投诉无门,维权漫长的路上,畅鸣走得很艰难。2018年4月9日凌晨,畅鸣几个工作人员在某区政务中心门口;在顺达公司售楼部拉上横幅、拍照,在未有他人看见的情况下,拍完照就收了。目的是维权取证,用于备用,但不扩大影响,不给当地政府添乱。横幅内容写上:何晏不要脸,侵占股东利益“;”支持政府取缔违法收取购房款行为“;”支持政府打击黑恶势力“,同时,把照片发给了何晏一人,并没扩大事态影响。
         令人费解的是:当天上午9:00左右,照片上的五人无故被三亚崖州区某农场派出所拘留十日,至今不知何故被拘留。
         此事与何晏是否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明眼人皆会明了。在全国各地正在声势浩大的进行扫黑除恶、无恶除霸、无霸除乱的当下,还有如此嚣张的何晏存在,着实令人震惊和汗颜。为全面实现法治社会总目标,如何让各地如何晏之流荡然无存、剥去其生存盘根的土壤、养分,考量着相关执政者、社会管理者们的信念和能力。
打官司暗藏玄机 该赢却输无天理
         据悉,某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张姓副院长的老公的助理、蓝某律师和另外一个律师事务所主任曾约赵某某见面称:有事商量!
2018年9月18日晚上,在海口一个茶楼,蓝某律师等二人告诉赵某某,“如果给2000万元现金,包赵某某赢官司。”赵说,“凭什么说包赢?”二人说:“在海南打官司,规矩就是这样。合议庭几个人要花钱的。”“海南省分管民庭的张副院长与何晏的关系很深,何晏很多官司都是她帮忙打羸了的。假如你不相信我们说的话,可以多了解一下,二天内回话。合议庭几个领导和审判长急等着回答,不给2000万元就包输官司。”赵某某说:“我本身就是铁打的赢官司,我不信赢不了。”就这样不欢而散。果不其然,判决如他所言:败诉了!
5_meitu_1.jpg
         原来,何晏为了实现彻底“合法”霸占畅鸣注入的4370万元的目的,故意通过打官司,利用海南省高院张副院长这个保护伞,“偷梁换柱”地隐瞒合同约定的事实证据,使得海南省高院判决畅鸣在第一审输了官司,几千万元投资款被做违约金,这有海南省高院的判决书佐证。
         据了解,打官司之前何晏就利用黑恶势力等各种手段威胁赵某某人身安全,赵某某和家人以及年迈93岁的母亲含着泪被迫离开三亚,不敢在三亚居住,而搬离到其他地方租房居住。而畅鸣公司人员因人身安全得不到保证,也不敢再到三亚合法维权。望有关部门严查其与何晏存在的利益网问题,以及到底是谁充当了何晏保护伞的问题。
         嗟乎!难道何晏真的无法无天了,在海南有通天的本领,竟把法官也买通了!难道我们党提出的依法治国,在海南行不通了?形同一张白纸?党中央开展的扫除黑恶势力、打击保护伞行动,怎么在海南成为了一句空话?
         人,可以无耻,但不能太无耻!“保护伞”,可以遮一时,但不能遮一世!坚信海南是共产党的天,共产党的地。坚信纪委、监察机关手握清除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的利剑,一定能还维权者一个公道。
         但愿公平正义的阳光普照海南,普照神州大地,但愿黑恶势力和“保护伞”没有藏身之地!(王 乾 林思锐 来源:百家号)

1.png

 

(原标题:霸占投资款 涉黑也及恶?)

来源于链接:https://mbd.baidu.com/newspage/data/landingshare?context=%7B%22nid%22%3A%22news_9463937273936985566

%22%2C%22sourceFrom%22%3A%22bjh%22%2C%22url_data%22%3A%22bjhauthor%22%7D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企业宣传资讯,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东南教科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东南教科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以下联系方式进行沟通:总网电话: 13888888888(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电话:088-888888888 邮箱:zhidaoribao # gmail.com 如未与东南教科网本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提前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1311628)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10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许可证号:35120170007) 闽ICP备09016470号-17 Copyright 东南教科网 www.xcjk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澳门网上博彩公司-十大网络博彩公司-网络博彩公司网址